涉也

*ATMEE.

*醉酒梗,同序列指路LEATMLE《刃》,不设理解限制。


跌入怀抱的时候Erbluhen Emotion终于得以蹭到他恋人的鼻尖。他如同一只倦怠未醒的白猫哼出含混的声音,迷迷糊糊地亲身试验Arme Thaumaturgy的鼻息。香醇美酒如同修长羽翎的茸毛,将他向来看不通透的头脑轻拂得一片朦胧,零星的碎片悉数卷入酒精和缓起伏的潮汐中。


从Arme Thaumaturgy的角度可以看到ErbluhenEmotion细长的睫毛,间杂着晶莹的小小水珠、在末端卷起一尾说不清道不明的所谓缱绻。他略微扬起脑袋亲吻Arme Thaumaturgy的面颊,沿着他面庞的弧...

*MMYR→DMBR

*二三转时空互穿,自娱自乐自写自嗨。

*向日葵的花语,一种说法是“高傲、忠诚、光辉、爱慕”,或者,“追求自己的幸福”。


01


玻璃杯上折映着她款款进门的身影,翻卷裙摆在圆弧杯面上投影得些许扭曲。Mastermind叩击桌面的食指因此微不可闻地顿了顿,看似百无聊赖的规律节拍由此被打断——这不是他熟悉的脚步声。

而鞋跟轻碰地面的声响却不紧不慢,似乎对他明里暗中埋布的无人机视若无睹。他身侧的座椅随即被侵占,浅淡却并不清新的馥郁在他鼻翼一扫而过。黑发的女人轻车熟路地落了座,好整以暇般理了理落在耳畔的发丝。这个女性常见的...

*RIBL,中规中矩的独轮车侧翻。

*强烈安利这首まふfeat.nqrse的曲,他们真好,我脑内补完五百万字(…)


以防万一,请走外链↓


Nectar / 花蜜神酒


——


因为Nectar同时有花蜜和神酒的含义,于是有了这篇的脑洞。

想努力地表现出他们之间那种令人安心、无需多言的关系……原本深夜120分的挑战硬生生拖了一倍时间,不知道最后有没有成功。

二三次都发生了很多事情,有时候甚至连写文的心都变得浮躁了。在慢慢地调整,平复着自己的内心。至少,无论前方等待着我的会是什么、我都想向前去。

如果我拙劣的文笔能带来您哪怕一瞬的短暂笑...

*ATMEE→RIBL.
*老福特忌刀,慎入。(不要玩梗

情感师很难形容自己在那片圣域看到了什么。

当纯白的模糊剪影消弭流逝之时,他撤回最后一抹艾伊特的光辉,却有什么掠过他耳饰破碎的弧度,在低若呢语的声嗓里沉静地奏响。

如同旧风抚开久封的心扉,平淡而不着情绪。他因那过于相似的声线而恍惚了一瞬,它却如尾翎剪水而过,点在胸腔左侧堪堪擦过,像是明枪走火。

“不要哭。”

他在整整十余秒的愣神中想起了此处支离破碎的未来。肢解因果断片,应当什么也不剩的记忆不再隐隐作痛,他却突然有一下没法站稳,生生滑了一个踉跄。

五指覆上心脏的方位,相隔不过薄薄几层衣物,却因时流的紊乱而暧昧不清。仿佛它们本就过分...

*ATMEE

*末班车,祝大家圣诞与元旦快乐。

“嗯……?我在做什么?”

情感师试着扶了扶头上不太合适的红白绒帽,视线上扫、有些勉强地把末端垂落的雪白小球转到脑后,“显而易见吧,Arme?在摆弄这个造物……或者说,是叫‘圣诞帽’?”

撕下胶带把两撇夸张的白胡须粘在上唇以上,他歪头唤来一只艾伊特,指腹毫无阻碍地捻出一抹光亮,十指翻飞熟练地打了个明黄的蝴蝶结。

“是那位魔法师小姐告诉我的——异世界的习俗。对那边的神明是独一无二的大事——人类里可很少见空间次元的魔导,是「那个」家族的后人吧。”

奇术师停在门框处抚平手套,在他的话音落定之前冷嗤了声,展开五指提着手套边角往上拉。

“那你真...

“他——他就像个迷。”

Erbluhen Emotion略微后仰,交叠双腿好整以暇地扬起了唇角,以纯白手套覆盖的单手随意地搭在下颚,并不看对方。
另一手转着小勺轻捏尾端,角度危险得像是一个不留神就会将它甩出去。声线平淡没有起伏,懒洋洋的提不起音调。

“……对,那是当然。我们这一道上的蚂蚱,再怎么孤僻离群,一面之缘总都是难免的。”

勺口滑进糕点边角,卷了卷撩下带着奶油的半勺,挑起一尾白尖。貌似是被对方的迂回执拗缠得有些烦躁,亦或是对方才一闪而过的名号有了什么反应,那抹祖母绿在他的眼眶里轻抬了抬,最终随着突然展开的浅笑一同转过来。

“是这样啊,那就好办了。”

能将薄薄几柄手术刀翩飞运用到极...

*LEATMLE无差,不设理解限制。
*独轮车,独轮车。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
*非常后知后觉地,七夕快乐。

不该成为这样。

他在将另一只手撑上对方发侧的时候清晰地意识到这点,置于身下之人两侧的手指略微移动,动作缓和平静,不含半点徘徊与犹豫。

少年的骨架。笔挺衬衫在顶部灯光的倾泻下透出隐约的色彩与轮廓。他将自己的单手扣上对方的五指,透着薄薄一层手套无声地收拢。

思维断片,碧绿色眼瞳却不曾因麻醉的干扰而侵染浑浊。他倾身将额尖靠上对方的,柔软发丝自然下垂。在那一刻他想起Lofty Anpassen带着笑半分真伪的评价,他说,Executor啊,在执行着什么的时候,双眼是越来越明亮的。

沉默边境...

*EE中心的一些片想,没有本质联系的小系列。
*本篇EELK向,试水。

“我永与光同在。”

-

他穿过围栏,推开边界的铁门。陈旧金属在不重的力道下缓慢挪动,发出尖锐的吱呀声。

他离开宫殿,流光璀璨的大厅在他身后渐渐撤离。他沿着千层台阶向下找寻,鞋跟叩击地面发出唯一的声响。

他途经村庄,终日不得见到阳光。晦暗的阴霾笼罩在永恒的诡谲之上,倾泄在他身上,却折射出微弱的纯净与明亮。

时间留步,岁月横斜于记忆的战场。无数次刀刃危险相擦的边际翻涌出光亮。那是跳动的,鲜活的赤色火焰,燃烧殆尽周身所有一切的灰暗,绽放出不可方物的炽热。

奇迹的名谓。

寂静至杳无声息的世界里,他抬起手向着浩渺漆黑的...

*EE中心的一些片想,没有直接联系的小系列。

**还有半小时进考场,我紧张((

“指引我之前路。”

-

情感。

他将戴着手套的右手覆在左胸,心脏规律跳动的声音陌生而熟悉。

这是在艾里奥斯,在艾尔搜查队中,切切实实感受到的情感。温柔地、平缓地,瓣叶般柔软地包裹住里核的纯粹,却又拥有超乎想象的坚韧与强度,名为奇迹的造物。

在抬眼对上视线的时候,世界会共鸣。同源交触的末端带动一切的轻颤,在花叶中无法束缚地绽放。

无关占有,与污浊的贪念。那是干净到近乎透明的情感,在他眸中所映的世界里展开薄薄的双翼。阳光倾泄于此,被过滤得纯净而安宁。

这份感情,这份陌生的感情,如果化作力量,如果化作光...

*ATMLE

*与牛奶十克同属一个世界观,现代paro。调酒师/秘密警察ATM,高中生/酒吧学徒LE,密医EE,(如果之后涉及的话)法医AP。

*个人灵感的取梗。
「别的小朋友都被接回家了,你什么时候来接我呀?」
只是感觉。

潮水。

最后整理完物品的少女如释重负般深吐了口气,将书包拎起一边,搭在右肩从口袋取出手机。

他的目光从已经拨通电话、开始抱怨的少女身上离开,不含实质性意义地停顿了下,滞留在教室窗外的雨水身上——这座城市已经很久没有迎来这么大的雨了。

“……喂、妈妈,这雨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停啊……”

嘈杂细密的雨从天穹落下。他将一直执着的手机稍微拿远了些,指尖在已经灰暗的屏幕上轻轻...

1 / 4

涉也

头像源@coke6526.


独立音乐团体「赤道之雪」副团长。
一个瞎写文的。

© 涉也 | Powered by LOFTER